正在改擴建中的銅仁·鳳凰機場。彭業忠 攝
  貴州日報記者 陳玉祥
  “兩地共享”到“三方共建”
  “改擴建工程去年4月正式動工,工期計劃兩年,主體工程本月底將完成。”近日,銅仁·鳳凰機場改擴建指揮部部長曹建民說。他還告訴記者:一個機場橫跨兩省、兩地“複姓”、三方共建,這在全國唯一。
  原銅仁機場跨貴州松桃、湖南鳳凰兩縣,距銅仁市城區22公里,離吉首市85公里、鳳凰縣城28公里。1997年,銅仁投資1.6億餘元對機場進行了擴建。2001年7月8日,機場通航。然而,機場讓銅仁人民五味雜陳。他們高興的是天上有了飛機,鬱悶的是大部分乘客著陸後就往鳳凰跑。與此同時,鳳凰的旅游漸漸呈現“井噴”,一個縣的全年游客接待量比銅仁10個區縣還多。少部分群眾自認“銅仁傻”,發出“鳳凰建市場、銅仁修機場,辛苦一場為誰忙”的感慨。
  然而,主流的聲音認為:這是區域協作、共生共榮的必然存在。
  伴隨眾多的非議,機場自身的弱點也逐漸凸顯:跑道明顯偏短,各項設施建設規模明顯偏小,不能滿足安全、高效、優質飛行的需要,無法維持培育穩定的航班密度。 2008年7月,銅仁組團前往湘西自治州考察旅游資源,雙方在建立協作交流機制、加強旅游營銷合作、共建旅游綠色通道等方面形成共識。銅仁並提議,由銅仁、湘西及貴州省機場集團共建銅仁機場。
  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此事當時也引來爭議一片。部分群眾與幹部認為:機場是別人的“戶頭”,為何要出錢出力幫人修?不過,更多理性、建設性的聲音占據主導:區域協作,互惠互利。花小錢,得名又得利,何樂而不為?
  此後,三方簽訂了有關協議及會議紀要。成立了共同參與的項目領導小組及其指揮部;對機場由“單姓”改為“複姓”——銅仁更名為銅仁·鳳凰機場;共同爭取機場改擴建項目立項和可研批覆;共同爭取國家在建設資金上給予支持,資金缺口部分由銅仁、湘西自治州兩地政府各承擔50%等。 據悉,國家支持該工程的項目資金為3.05億元,剩餘缺口由銅仁、湘西自治州各出6200萬元。目前,兩地政府的出資大部分到位。
   打造“張家界-梵凈山”黃金旅游線
  銅仁、湘西自治州和懷化,山同脈、水同源、話同音,旅游資源互補性較強,區域協作發展的空間很大,能夠相互輻射、帶動。 如果說,梵凈山和張家界是一條扁擔,銅仁·鳳凰機場就是肩膀的著力點,挑起了湘黔臨界旅游市場的兩山頭,順便又搭上了鳳凰一座城。
  貴州機場集團銅仁分公司總經理譚水法說:“去年,機場乘客吞吐量為14.2萬人,其中有6萬人是游客。在廣州至銅仁航班中,大部分乘客是游客,目的地主要是湘西自治州。今年來,前往梵凈山的乘客也明顯多了起來。”2009年前,梵凈山在武陵山旅游市場的權重很低。近年來,隨著基礎設施的改善和市場開拓力度的加強,該景區已經成為國內重要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去年,該市共接待游客2030萬人次,旅游總收入達到157億元,同比增長31.4%。梵凈山—鳳凰—張家界已經成為國內重要的“黃金旅游線”。銅仁和湘西自治州進行了諸多的旅游協作,如銅仁市在今年春節黃金周舉行的“美麗梵凈山·銅仁過大年”活動中,就把鳳凰作為了重要節點。去年,鳳凰古城曾發生過“票門”風波,飽受詬病。然而,銅仁、懷化人民卻對該景區有好感,原因是在景區規定,兩市居民與湘西自治州居民一樣能獲免費。三地旅游協作發展,由此可見一斑。
  如今,銅仁、湘西自治州及貴州省機場集團團結協作,努力讓機場為兩地經濟社會發展服務。據悉,機場已開通了銅仁至貴陽、廣州、北京等地的航班,但機場和航線均為虧損,去年,銅仁市財政提供的航線補貼就達4400萬元。今年,機場還將開通銅仁至長沙航班,“三方”已就航線補貼進行磋商。此外,為了加強銅仁與懷化兩地旅游和其它產業的發展,銅仁、懷化將聯手修通直通兩地的高速公路。根據初步方案,該路起於已經規劃的懷化至芷江高速公路羅舊鎮,往西北經五郎溪、拖沖鄉後過銅仁漾頭鎮與市區環城高速公路相接。全長約57公里,其中湖南段約32公里,貴州段約25公里。如此,又將銅仁·鳳凰機場與芷江機場緊密相連,進一步提升懷化、銅仁、湘西自治州乃至重慶秀山的進入和暢通條件。
  銅仁、新晃和懷化區位大致呈“等腰三角形”,現在銅仁去懷化要走兩條“腰線”,今後直通高速後,則只走“底線”。據悉,兩地力爭今年開工建設該路。建成之後,將形成連接兩座中等城市的快速通道,進一步促進武陵山片區經濟協作發展。  (原標題:機場改名姓“黔湘”)
創作者介紹

1804

qd61qdem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