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都市報訊 據《今日女報》報道 為什麼流浪?對於59歲的朱得時來說,這個問題被人追問了41年。他的回答是:“房子沒有,生活來源沒有。”真是這樣嗎?當地人不這麼看。
  朱得時動不動就拖兒帶女去上訪,岳陽市,省會長沙市,甚至北京都去過。“我沒有房子住,我要民政局給我錢建房子,給我打一口井。”他理直氣壯地對記者說。
  近日,在湖南嶽陽汨羅市桃林鎮唐坊村的山坡上,一所閑置的破房子里,記者看到了正在吃午飯的朱得時一家人。
  朱得時把記者帶入了“卧室”。髒兮兮的被褥鋪在地上,就是床,用手幾乎可以擰出水來。“我們很苦啊,一家四口都睡在這裡。”
  沒有電,也沒有任何值錢的家什。在這裡,一家人生活了整整四年。
  陪同記者採訪的岳陽汨羅市新塘鄉副鄉長黃孝奎以及該鄉丁園村黨支部書記朱吉來在一旁連連嘆息。“可以這樣說,現在在我們整個岳陽,找不出第二個他這樣的人。”
  18歲了還要爸給他洗臉
  在村支書朱吉來眼裡,朱得時的懶惰,是從小“培養”的。父親近50歲才得子,對他極其溺愛,甚至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18歲了還要年邁的父親給他洗臉,更不要說要其從事其他勞動了。
  “按照條件,他完全不應該流落到這個程度。”朱吉來說,朱得時上過初中,在他們那個年代,算“知識分子”,身強體壯,腦子也相當靈活,下象棋村裡沒有對手。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居然選擇以乞討作為一輩子的謀生手段,讓人看不起。
  “他在乞討的時候,收留了一些流浪的女人。”黃孝奎說。這些女人大多智力不正常,或者瘋癲。“保守估計先後有七八個,他出門的時候,用鐵鏈子鎖著女人,如同牽狗一樣。”
  如今留在朱得時身邊的“妻子”李軍華,也是精神病患者。“2000年,我在平江要飯的時候,是別人介紹我們認識的。”朱得時說,雖然生活在一起14年了,但他不知道李軍華是哪裡人,哪一年出生的,“李軍華”這個名字,還是他朱得時給取的,自然,結婚證是沒有的。
  12次為自己的女人接生
  這些女人,先後給朱得時生過12個孩子。秋菊、七一、八一、春草、京來……這些都是朱得時為孩子取的名字。12個孩子,有8個夭折了,兩個被偷,現在只剩下春草和京來。
  “京來今年4歲,是我們從北京上訪回來的半路上生的”。對此,朱得時記憶深刻。4年前的三伏天,朱得時帶著李軍華和7歲的女兒春草從北京上訪回到岳陽,到一棵大樹下,李軍華癱坐著“哇哇”叫,羊水破了,孩子要出生了。
  朱得時迅速點燃隨身攜帶的蠟燭,拿出剪刀在蠟燭上燒了幾下,又掏出酒精灑在剪刀上,“滋滋”作響。開始還有人圍觀,但是看到這一幕的人都背過臉去。他還嘀咕,這有什麼可怕的呢。他熟練地剪斷了臍帶。
  這是朱得時第12次給自己的女人接生。
  孩子成了乞討的工具
  “他生下這些孩子就是為了乞討。”一名村幹部對記者說。
  2004年3月,天氣還很寒冷。岳陽長煉的一名女工在一家超市附近發現了一名婦女抱著一個嬰兒在乞討。孩子掉到地上,婦女卻只顧“嘿嘿”的傻笑,該女工才意識到這婦女不正常。當她抱起孩子時,感覺孩子身體在發燙,身上多處地方在流血。幸好及時送到醫院,才把患有肺炎、呼吸道感染等多種疾病的女嬰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由於覺得孩子和母親實在可憐,大家紛紛捐款,並給女嬰取了個名字叫“流毛毛”。
  可讓大家感到奇怪的是,每次大家捐給孩子的錢,都被一個衣著體面的男子拿走。後來大家瞭解到,此人就是孩子的父親朱得時。讓這些熱心人感到憤怒的是,作為孩子的父親拿走愛心人士的錢不是給孩子看病,而是走進了麻將館打牌,下館子吃飯,去賓館開房。
  有人提出給朱得時1萬元錢補償收留這個孩子,被他斷然拒絕,“這孩子每個月乞討就能給我創收一萬多元錢”。
  當年的“流毛毛”,就是如今11歲的女孩春草,每天帶著弟弟和媽媽,跟隨父親四處乞討。
  黃孝奎說,這些年當地政府一直在做朱得時的工作,要他放棄流浪,回歸正常生活,讓孩子讀書。“房子都給他找好了,學校也聯繫了,但是他就是不想改變現在的生活狀態。”
  近日,經過幹部再一次勸導,朱得時承諾:“今年9月1日之前我一定住到政府安排的房間去,讓春草去上學。”
  (原標題:圖文:湖南嶽陽一男子流浪41年與8名流浪女生下12個娃)
創作者介紹

1804

qd61qdem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