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患尿毒症的二弟急需腎移植,當大哥的毫不猶豫站出來搶著捐腎:“我是老大,我先來”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術後的陳玉岩恢復得不錯 本報記者 閆碩 攝
    本報訊(記者 閆碩)“因為我們是一家人,相親相愛的一家人,有福就該同享,有難必然同當……”歌曲《相親相愛一家人》這樣唱道。遼寧錦州的農民陳玉岩和在黑龍江大慶的二弟平時聯繫不多,可當二弟患尿毒症需要換腎時,他毫不猶豫搶在前頭,並告訴其他兄弟姐妹,作為老大我先來,如果符合條件,就不用你們了。他說到,就做到!
  老大搶來的捐腎“指標”
    “不是我偉大,這是兄弟情分。”昨天上午,躺在吉大一院泌尿科病房,52歲的陳玉岩面色平靜,他的妻子坐在一旁照顧他。
    7月3日,他剛剛做了腎臟移植手術,將自己的腎捐給了患尿毒症的二弟,從兩個月前開始準備,直到手術結束,一切順利,他終於放心些了。
    今年45歲的二弟2011年查出患上尿毒症,今年以來,幾次徘徊在死亡邊緣,腎移植是目前治療尿毒症最根本、最有效的方法,而腎源的一種方式就是來自有血緣關係的捐贈。
    “不能讓弟弟拖下去了,把我的腎換給弟弟,他的孩子才14歲,一家人還指望他吶!”陳玉岩上有父母,下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有了這個想法後,陳玉岩從老家來到長春吉大一院咨詢檢查。
    雖然平時大家居住在不同城市,但二弟的病將一家人緊緊聯繫在一起。雖然這麼多親人都可能成為匹配的腎臟捐獻者,也積極地提出捐腎,但陳玉岩態度堅決:“我是老大,我先來,如果我的符合了,就用我的……”他主動搶到了這個捐腎的“指標”。
  丈夫有兩個腎 捐一個沒事
    經過一系列檢查,陳玉岩的條件符合移植標準。7月3日,腎臟移植手術順利完成,一直擔心的家人終於放下心。這兩天,因為二弟還躺在重症監護室,兄弟倆無法見面,每天只能通過電話交流,互相牽掛著對方身體情況。
    同屋的病友都很敬佩他,一號床的病友稱贊他:“這兄弟不得了,做大哥做得像樣!”
    其實捐腎也並不是兄弟倆就能說了算,還得父母、愛人、兄弟姐妹、子女全部簽字同意,並經公證處公證才行。你的決定,老婆孩子同意嗎?陳玉岩說:他們沒啥意見,有意見也不好使,我的腎給我弟,我願意。
    這個回答看似霸氣,但是同病房的病友道出真相:“我特別佩服他的妻子,人非常善良,沒說擔心換腎對丈夫會造成身體傷害,擔心拖累家人,人家說的是丈夫有兩個腎呢,給弟弟捐一個沒事,多偉大啊!”
    “真是這樣,她特別好,從來沒埋怨過我……”陳玉岩說。一旁朴實的妻子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
  等到合適腎源患者不多
    說起為弟弟捐腎的勇氣,陳玉岩撓撓頭反問:“給自己弟弟捐腎,這還需要啥勇氣?”至今,說起搶著捐腎,陳玉岩仍然語氣堅定:“這是我當老大要做的,也是我這個老大應該做的。”
    昨日,醫生介紹,現在受體和供體均恢復良好,陳玉岩精神和身體狀態良好,已經可以正常飲食。陳玉岩說,弟弟的病花了大筆的錢,家裡經濟條件都不算好,前段時間,他們在附近租了房子,準備這兩三天內出院養。
    “如果家裡有人得了尿毒症,父母、子女、兄弟,只要捐出一個腎臟,就可以讓家人恢復健康。”昨天,醫生說,尿毒症最好的治療就是腎移植,但腎源是最大的問題,現在每年醫院有100多位患者能等到合適的腎源,但現在登記需要換腎的患者要近千位,所以發自內心地呼籲大家,至少當家裡有人得了尿毒症,要積極捐出腎臟。
    同時他表示,捐獻腎臟對供者來說,身體損傷並不大,人體有兩個腎,切掉一個,還有一個,剩下的那個腎臟可以負擔所需的全部功能,有大量的臨床研究證明,捐獻腎臟者的生活、工作質量,不管是身體健康程度、工作生活強度都不比未捐獻者低。  (原標題:搶著捐腎:“我是老大,我先來”)
創作者介紹

1804

qd61qdem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