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待在電腦前租屋二十小時
  與親戚ssd固態硬碟朋友聚會從不說話
  與人聯繫租屋只會用短信
  離竹北售屋開手機煩躁不安
  ……
  每天待在電腦前20小時,與親戚朋友聚會從不說話,與人聯繫只用短信或QQ,離開電腦手機就煩躁不安……這是即將年滿30歲SD記憶卡的梁旻的生活狀態。
  爸爸急,哥哥急,家人們想讓他改變現狀,想了各種辦法,但收效甚微。無奈之下,哥哥撥通了重慶晨報966966文明熱線,希望重慶晨報幫梁旻想想辦法。
  父母急
  “光是給他介紹的相親對象就有五六個,而每次梁旻都跟女方看不對眼,雙方互相留了電話,他卻只和女方在網上交流。”
  三十而立的定義是:在之前階段的學習和充實自己修養的基礎上,確立自己為人處事、對待生活的態度和原則。現今社會,三十歲對一個男人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明年,梁旻即將年滿三十歲。
  為了梁旻的婚姻,父母操了不少的心。父親梁飛國說,光是給他介紹的相親對象就有五六個,而每次梁旻似乎都跟女方看不對眼。
  “雙方互相留了電話,他卻只和女方在網上交流。”梁飛國說起小兒子梁旻,不住地搖頭。梁飛國有三個兒子,大兒子和二兒子都已結婚,而且都有了小孩,他很享受當爺爺的感覺,經常抱著孫子外出逛街。
  看著幺兒梁旻每天沉迷於網絡游戲,梁飛國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曾多次找到梁旻,希望他每天不要只顧著玩游戲,告訴他是時候成家立業了。而每當這時,梁旻都只是甩甩手,讓父親不要說了,然後拍拍胸口,示意自己心裡有數。
  “他上學時就愛玩游戲,在游戲廳里一坐就是大半天。”梁飛國說,梁旻上學那陣,他們幾乎每周都會對梁旻進行勸說,偶爾還會因為上網的問題打他,但是梁旻沒有半點悔改的意思,依然我行我素,聽不進去其他人的意見。
  慢慢地,他成為了家長和老師眼中的問題少年。
  哥哥急
  “我將梁旻安排到我們單位上班,可他上班不願意與其他人交流,並且不註意個人形象,經常穿著拖鞋上班。”
  梁旻的哥哥梁鑫今年31歲,不同於梁旻,他4年前已經結婚,兒子已經3歲半。在他看來,弟弟梁旻這種沉迷於網絡的行為,是在逃避現實。
  梁鑫說,小時候家裡三個孩子中就數梁旻最不聽話,父母說的話他總是反著做。漸漸地,梁旻發現兩個哥哥找父母要零花錢總是很順利,而父母幾乎從來不給梁旻零花錢。“可能這對他的心理造成了一定陰影,覺得父母更喜歡兩個哥哥。”
  梁旻長大後找工作,梁鑫也積極幫忙,他將梁旻安排到他們單位上班。可梁旻上班不願意與其他人交流,並且非常不註意個人形象,經常穿著拖鞋上班。久而久之,同事們都不願意跟他說話,單位上的活動也不叫他。
  這讓梁旻心裡更加不舒服,他開始在上班的時候睡覺,並且不服從領導的安排。沒過多久,梁旻便被辭退。“做哥哥的,哪能看著弟弟挨餓嘛。”梁鑫說,之後他又動用關係,幾次將梁旻調回單位,不過他的努力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
  “現在他的工作幾乎都是在家對著電腦完成的。”梁鑫很擔心梁旻,一天有20個小時都是面對電腦,難免讓他對網絡產生依賴。
  前幾年梁旻都是跟梁鑫住,沒錢了也會向梁鑫借。但梁鑫結婚後,只得讓梁旻搬出自己家。“餓了就吃方便面,夏天幾天不洗澡不換衣服。”梁鑫對弟弟的做法也很無奈。
  梁鑫介紹,瞭解情況的親戚朋友也都經常開導他,不過梁旻從來都沒有聽進去過。
  專家建議>
  家人停止經濟資助 激發出他的責任感
  中國心理干預協會常務理事朱美雲認為,梁旻這樣的行為,是典型的社會適應不良和社交障礙。“他這是逃避現實的做法。”朱美雲說,他沉迷於網絡、不願與人交流的做法都反映了他不願融入社會群體、逃避現實的心理。
  朱美雲分析,造成他這樣的心理,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是家庭原因,家人會因為擔心他而借錢給他或給他錢,這就讓他有一定的心理保障:有家人幫忙;二是個人原因,雖然即將年滿三十歲,但他的心理年齡應該與真實年齡不符,貪玩懶惰的心理讓他抱著玩一天是一天的想法。
  想要解決這個問題,朱美雲給出了兩個具體的建議:一是,必須要讓他自己意識到責任的重要性,讓他承擔自己這個年齡該承擔的責任,做他這個年齡該做的事情;二是,家人應該停止對他的經濟資助,不能同情他。這樣才能激發他的責任感,讓他不得不選擇與人交流和融入社會。
  (文中名字均為化名)
  本組文/重慶晨報見習記者 傅柃暢
  自述>
  我這是 “孤獨的享受”
  自述>
  梁旻盯著電腦屏幕,津津有味地玩著一款叫做《英雄聯盟》的游戲。“我不是不想結婚,只是沒找到合適的。”梁旻依然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屏幕。在他看來,網絡似乎比現實生活中的人更加真實。
  梁旻說,他知道父母和其他親戚對自己遲遲不結婚很著急,也多次找過他談話。不過,他將這些都歸結為別人不夠瞭解他。“父母可能瞭解我,但也不瞭解我的全部想法。”
  幾年前,梁旻曾經談過一個女朋友,但是接觸過後覺得對方不真誠,便結束了短暫的感情。“社會上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你不知道別人什麼時候會給你挖個坑。”
  相比於現實,梁旻覺得網上的人都不清楚對方的真實身份,反倒更容易交流,也更容易找到能夠敞開心扉交談的人。而在現實中,他不敢也不願意敞開心扉。他將自己上網稱為“孤獨的享受”。
  “我想要找的女朋友是可以跟我一起奮鬥的。”他覺得社會太現實,幾乎沒有人願意雙方互相幫扶,最後成家立業。說話間,梁旻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電腦屏幕。  (原標題:三十難立 他讓家人很著急 )
創作者介紹

1804

qd61qdem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